首页 > 玄幻魔法 > 幸运的人在幻想乡内游荡 > 第6章 门内

第6章 门内

目录

    摩多罗只又笑着,右手撑在下巴上,饶有兴致的看着秦登:“会很有趣,吾也觉得正应该如此。www.jidongwx.com”

    “你在说谎。”秦登轻而易举的戳破了摩多罗的气泡:“但你要反悔已经晚了。”

    在摩多罗心中涌现而出的不是慌张,不是仓惶。

    她的确如秦登所说,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淡然,正如同她今日见到秦登便开始伪装一般。

    她既惊惧,又兴奋,这实在太神秘了。

    神秘到连她也忍不住要去瞧瞧自己未曾见过的危险世界,但她的内心却在告诉她,绝不要。

    前面很危险的小天使和前面很有趣的小恶魔一同出现,摩多罗只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一切都听完了。

    刹那间,她已变了。

    她被补完了。

    “原来,这就是那种突然多出来的记忆……”摩多罗喃喃道:“实在有趣极了……”

    未能察觉到自己的改变?还是未曾有过改变?

    秦登只是望着她,望着这个恶劣的秘神,他却没有什么想说的。

    “你不是来害吾的。”她突然看着秦登道:“你还有着别的想做的事情。”

    秦登只点头,再点头,再再点头:“我只是很多时候真的觉得,你不应该被抛弃在这个故事的外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非常非常好!”摩多罗又大笑,身旁飞舞着的童子也随之旋转,如同高高燃起的火堆一般。

    可她又突然拧起眉毛:“你是在可怜吾吗?吾纵使不是古老的存在又如何?现在便也已经是最深的神。”

    秦登摇头,又摇头:“如果真的把你拖上了这艘了解一切的战船,你真的还会在意世俗的物事吗?”

    “很多时候,很多人、神、妖怪、一大堆的什么东西,他们在意更世俗的名和利,当然是因为他们想要。”

    “他们想要,很多时候却不是他们真的想要,只是他们真的一时半会想不起来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帮你拼凑出来一个小小的目标。”

    摩多罗已然反应过来了,她的笑容渐渐张狂起来:“一个几乎不可能达成的目标,统治所有的有幻想乡存在的平行世界。”

    “吾虽然未曾想过,吾的对弈者便是曾经的你,也未曾想过吾的对弈者已经死去了,但这些都还算好。”

    摩多罗只又笑,她只再笑。

    似乎什么都不太重要,毕竟笑有出头天。

    看起来……秦登蹙眉,又陪着笑开,但他的心底却在打鼓。

    看起来?似乎?好像?成功了?

    只见得摩多罗突然直愣愣地看向他:“对,你想的很对,你成功地吸引到了吾。”

    秦登面不改色,但心跳狂漏拍。

    “你比之前好些了,没有轻易被吾吓到了。”她突然又说道:“吾的确不会读心,只是很多东西,诈一下便会好做很多。”

    “吾的同案犯,似乎我们还有些时间,可以商讨一番你来此的目的。”摩多罗摇晃着头。

    秦登没有再敢表述出任何感情,说实话,他是真的害怕。

    所以他直接就说道:“我是来救妖怪的。”

    “他,还是她?”

    有那么一瞬间,秦登有些发懵,但他迅速绕开这个问题,只答道:“正邪,鬼人正邪。”

    摩多罗好奇地摇着手指:“你有方法?”

    但秦登只摇头道:“没有,但我想试试。”

    只是尝试吗?秦登或许撒谎了,他只是相信着自己的所谓幸运,甚至是到了现在为止,他都并不了解的这份幸运。

    还是厌恶着还是排斥着,但绝不可能拒绝它。

    也不可能深深迷恋上它。

    所以秦登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把一切的幸运,全部都送回去,送给幻想乡的一切,在此之前,他必须要利用好这些幸运。

    “看起来你似乎还有自己的打算,也罢,吾便领你去往她消失前的最后地点吧。”摩多罗挥挥手,将秦登弹入了一扇门内。

    而秦登看见了她嘴角渐渐扬起的猖狂笑意。

    虽然与他所见的视野渐行渐远,但秦登还是能从这种哈人的笑意中看出来摩多罗似乎真的对那个隐形的提议有了兴趣。

    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但起码暂时与秦登无关了,更何况,连栖海花都已离开的现在,摩多罗似乎本就要去寻她的好友。

    算了算了,暂时,嗯,暂时不关键嘛。

    秦登一边转头,一边认真观察着这空无一物的房间本身,这里竟什么也没有。

    别说正邪的影子,更遑论正邪的碎片,这里真正就是可称得上什么也没有。秦登一时半会感觉无计可施,只不过,他仍从其中感觉出了些许不对。

    正因为刚刚从最神秘的秘神身旁离开,秦登能更敏锐地察觉到,有一丝微妙的感觉,似乎是与摩多罗完全相反的存在感。

    是那种,因为想要展示自己,所以没有被人注意到的感觉。

    秦登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他扑入浮幕。

    “啊,果然还是完全存在的啊,这东西。”秦登看着自己的黑白世界,突然涌上了一丝飞缕般的怀念。

    但他立刻就再认真了,他其实并没有离开这份礼物太久,他现在自然也可以再借着这份礼物去洞若观火。

    他想到了什么。

    “正是因为它存在,所以不存在,因为它想要存在,所以更不应该存在。”秦登喃喃道。

    这份微妙的感觉,是因为眼前之物不仅存在,而且是十分张狂地显露着自己的存在,但却又不存在,什么都不存在。

    摩多罗隐歧奈,绝不是什么也没发现……

    她被骗了。

    被这份数块碎片合为的生命给欺骗了。

    秦登推开浮幕,将自己再度显现:“我会很幸运地摸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然后这些奇怪的东西也会很幸运地被我发现。”

    所以他当然发现了,而他却拿这些碎片毫无办法。

    “这不是栖海花的造物,所以还存在,准确来说,这是正邪的妖力与摩多罗的神力共同制成的物事,栖海花只是用这些作为媒介,将正邪复活了。”秦登看着手心里的东西。

    但目前……

    “我还暂时没有办法。”秦登道:“所以我要把你给丢出去,公布给其他人知道,其他的妖怪知道,这样你才能被藏匿好。”摩多罗只又笑着,右手撑在下巴上,饶有兴致的看着秦登:“会很有趣,吾也觉得正应该如此。”

    “你在说谎。”秦登轻而易举的戳破了摩多罗的气泡:“但你要反悔已经晚了。”

    在摩多罗心中涌现而出的不是慌张,不是仓惶。

    她的确如秦登所说,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淡然,正如同她今日见到秦登便开始伪装一般。

    她既惊惧,又兴奋,这实在太神秘了。

    神秘到连她也忍不住要去瞧瞧自己未曾见过的危险世界,但她的内心却在告诉她,绝不要。

    前面很危险的小天使和前面很有趣的小恶魔一同出现,摩多罗只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一切都听完了。

    刹那间,她已变了。

    她被补完了。

    “原来,这就是那种突然多出来的记忆……”摩多罗喃喃道:“实在有趣极了……”

    未能察觉到自己的改变?还是未曾有过改变?

    秦登只是望着她,望着这个恶劣的秘神,他却没有什么想说的。

    “你不是来害吾的。”她突然看着秦登道:“你还有着别的想做的事情。”

    秦登只点头,再点头,再再点头:“我只是很多时候真的觉得,你不应该被抛弃在这个故事的外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非常非常好!”摩多罗又大笑,身旁飞舞着的童子也随之旋转,如同高高燃起的火堆一般。

    可她又突然拧起眉毛:“你是在可怜吾吗?吾纵使不是古老的存在又如何?现在便也已经是最深的神。”

    秦登摇头,又摇头:“如果真的把你拖上了这艘了解一切的战船,你真的还会在意世俗的物事吗?”

    “很多时候,很多人、神、妖怪、一大堆的什么东西,他们在意更世俗的名和利,当然是因为他们想要。”

    “他们想要,很多时候却不是他们真的想要,只是他们真的一时半会想不起来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帮你拼凑出来一个小小的目标。”

    摩多罗已然反应过来了,她的笑容渐渐张狂起来:“一个几乎不可能达成的目标,统治所有的有幻想乡存在的平行世界。”

    “吾虽然未曾想过,吾的对弈者便是曾经的你,也未曾想过吾的对弈者已经死去了,但这些都还算好。”

    摩多罗只又笑,她只再笑。

    似乎什么都不太重要,毕竟笑有出头天。

    看起来……秦登蹙眉,又陪着笑开,但他的心底却在打鼓。

    看起来?似乎?好像?成功了?

    只见得摩多罗突然直愣愣地看向他:“对,你想的很对,你成功地吸引到了吾。”

    秦登面不改色,但心跳狂漏拍。

    “你比之前好些了,没有轻易被吾吓到了。”她突然又说道:“吾的确不会读心,只是很多东西,诈一下便会好做很多。”

    “吾的同案犯,似乎我们还有些时间,可以商讨一番你来此的目的。”摩多罗摇晃着头。

    秦登没有再敢表述出任何感情,说实话,他是真的害怕。

    所以他直接就说道:“我是来救妖怪的。”

    “他,还是她?”

    有那么一瞬间,秦登有些发懵,但他迅速绕开这个
目录 书签
素情阁 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最新章节 人在仙武,有小游戏 顾少家的小娇夫超甜哒 仙人只想躺着最新章节 文学空间 文学之道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创意文学 红枫阅读 媚色无双免费阅读 领主大人是卧底最新章节 我不是邪神,更不是谐神!无错版 妖尾:开局捕捉妖精女王艾露莎最新章节 异化武道免费阅读 来自漫威丧尸宇宙的假面骑士百度百科 都重生了,我全都要不过分吧喜欢红烧带鱼 说好普通英灵,为何独断万古?天榜草莓 剑道独尊,开局成为翡翠谷弟子免费阅读 我在游戏里制造龙神号叶脈 运动医学,从太阳神医开始免费阅读 重生之平安喜乐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