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靠破案治愈冷面大将军 > 第104章 当年是我

第104章 当年是我

目录

    蒋熙禾在桥溪口找到徐得禄的时候,他正在闭眼打瞌睡。www.zuiguwx.com

    这次裴之昭拎着烧鸡和酒壶,徐得禄闻到酒香瞬间睁开眼。

    “裴大人!”徐得禄有点懵,压低声音问蒋熙禾,“你这是······我知道你现在是县令夫人了,怎么?才想起来看我?”

    蒋熙禾没想到徐得禄竟然认出裴之昭,也不扭捏,笑容满面,“就算是吧,酒和烧鸡确实是给你的,不过我和裴大人来问事。”

    徐得禄笑嘻嘻接过,裴之昭也不摆架子,撩起锦衣下摆,随意坐到挂摊前。

    徐得禄笑道,“最近县衙也没什么官司,你怎么想起来找我?”眼睛却看向裴之昭。

    蒋熙禾指指烧鸡,努努嘴,“这是裴大人买的,花了不少银子,假如你知道什么一定如实说。

    徐得禄本来拿起酒壶,想想又放下,“既然这样,我洗耳恭听。”

    蒋熙禾四下看看,压低声音,“五年前,平安县有起旧案,青峰山脚下发现一位女被害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你可有印象?”

    徐得禄眼睛瞪得铜铃大,呆呆愣愣僵在原地,脸一阵红一阵白,蒋熙禾莫名其妙,眼瞧着他神情越来越不对,“半仙?”

    徐得禄骤然惊醒,慌乱得椅子一歪,差点坐到地上。

    “半仙,你怎么了?是不是知道什么线索?”蒋熙禾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转机即将出现?

    裴之昭也目光沉沉,一直盯着徐得禄。

    “你······怎么问这个事?”徐得禄缓过神,问得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蒋熙禾看向他,“有人托我查,想找住当年凶手治他的罪。”

    徐得禄遥遥望向远处,急切地问,“她家人还活着?”

    这话让裴之昭骤然一惊,看向徐得禄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审视。

    蒋熙禾顺着徐得禄的话问下去,“你怎么知道她家人的情况?”

    徐得禄叹口气,眼中竟然现出泪花,他垂下头,想起什么突然惊恐地看向裴之昭,“裴大人!你与那个姑娘……”

    徐得禄的眼睛越睁越大,最后变成恐惧,懊悔,愧疚。

    他看向蒋熙禾,“你说,到底怎么回事?谁让你查的?”又看向裴之昭,“裴大人,我······我·····”

    徐得禄吞吞吐吐,噗通跪到地上,冲裴之昭磕头,“请大人原谅小的,小的该死,请大人治罪。”

    突然变故让裴之昭心一沉,徐得禄的举动惹得桥溪口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蒋熙禾微微愠怒,厉声道,“徐得禄,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再这样,众人围过来,我们还怎么说话?”

    徐得禄这才红着脸,转成央求裴之昭,“裴大人,我有错,请裴大人责罚我,我全都认。”

    裴之昭被迫嗯了一声,恍觉事情绝不简单。

    三人移步茶馆,徐得禄这才说出真相,“裴大人,我若没猜错,当年这位遇害的姑娘与裴大人有关系吧?”

    蒋熙禾厉声制止,“徐得禄,休要胡言,你知道什么说什么就好。”

    徐得禄仿似知道蒋熙禾要说什么,了然道,“当年那个姑娘通关文书上写着叫裴若云,你现在要重启调查,我想这个姑娘······”

    没等徐得禄的话说完,裴之昭一把攥住他的手。

    徐得禄忍着疼痛说出压了五年的心里话,“裴大人,当年拉着裴姑娘从临安府到京城的马夫就是我啊。”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蒋熙禾与裴之昭愣在当场。

    “怎么会这么巧是不是?当年裴姑娘遇害后,我就再也没离开平安县,我就是想找出凶手,不然我不心安,我会自己把自己折磨死。”

    “你说什么?”裴之昭眼底惊涛骇浪,攥着徐得禄的手隐隐发抖。

    徐得禄垂眸,“是的,就是我,就是我把裴姑娘的包裹放到她身边,也是我去城里报官,也是我等了这么多年,没离开过平安县,只因当初一个不小心,错失了她。”

    徐得禄声音哽咽,几欲落泪。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蒋熙禾又气又急。

    徐得禄压着情绪,幽幽看向远处,缓缓道,“我是临安府人,在临安府城门前接到这个活,送裴姑娘进京,我们走了两天到了青峰山脚下,我突然尿急,便停了车。”

    蒋熙禾都想不到事情经过是这样,亲历当年的人居然就在她眼前,那个人竟然是徐得禄。

    徐得禄接着道,“裴姑娘是女孩子,我不好意思方便,所以我走出很远,等我返回马车时,发现裴姑娘不见了,我以为她也去方便,便一直等啊等,可是等了太久也不见她回来,我觉得不对劲,这才出去找人。”

    裴之昭冷沉着眉眼,似乎要把徐得禄看穿。

    徐得禄回忆当年,细节历历在目,“可是我找了一个时辰,从马车那个位置开始,四周都找了,根本没看到人。”

    蒋熙禾这才问了一句,“后来发现裴姐姐的地方,你找过吗?”

    徐得禄狠狠点点头,“找过,没有,第一天根本没有,可我不敢走,抱着一线希望,可是直到第二日午时,裴姑娘还是没有出现。”

    “你等了一夜?”蒋熙禾这才知道,原来裴若云不是当日遇害便被抛尸。

    按这个时间算,她是受了折磨,或者说凶手折磨了一夜才放她走。

    “当时我慌极了,裴姑娘能去哪?她的包裹还在马车上。”

    回忆当年,徐得禄眼底都是惶惑:“于是我打开裴姑娘的包裹,发现她的户籍书,银钱,干粮,衣物都在。”

    “我害怕极了,难道她出了意外?于是我再找,这次在一棵樟树下看到了裴姑娘,我吓死了,赶紧跑回城里报官。”

    蒋熙禾沉下脸,一边认真听徐得禄回忆当年,一边斟酌他话里的真伪,“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把裴姑娘的包裹放到她身边?为什么不拿着亲自交给县令大人?”

    徐得禄摇头,“你不知那时的情形,我怕我进城报官的时候有人发现尸体,包裹里有文书,可以知晓她的身份,假如我拿走她的包裹,我自己都说不清啊。”

    蒋熙禾看向裴之昭,他眉头紧锁,长指紧紧攥住,手背青筋凸起。

    徐得禄眼底重现懊悔,“我报官后,很快带着捕快赶回来,当年我是想配合县令大人查出凶手,可惜案子一拖再拖,拖了五年。”

    徐得禄看向裴之昭:“裴大人,我从没想过离开,我之所以在这里摆摊,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打听到消息,抓住凶手。”

    喜欢靠破案治愈冷面大将军请大家收藏:靠破案治愈冷面大将军bayizww.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